请使用Chrome、Firefox、360等浏览器浏览本站。如果需要帮助请 点击 加 QQ 与我们联系。

亲历者回忆香港回归鲜为人知的事情

来源:百度号 作者:一条财经 1231 ℃ 纠错 打印

    2017年6月27日,香港维多利亚港周边建筑上打出庆祝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的标语。本文作者张国庆系原商务部驻上海特派员,香港回归时任新华社香港分社经济部一处处长,谨以此文纪念香港回归祖国二十周年【摘录】►(1997年)6月30日晚上快要进入主会场时,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前方跟车人员突然向我们报告,乗载中央代表团的车辆还没有拿到“禁区纸”(内地叫通行证),眼看晚上10点钟就要开始进场,当时已是9点了,真是十分火急!►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那些开大巴的司机是香港人,按理说对香港应该是很熟悉的,所以我们没有组织这

亲历者回忆香港回归鲜为人知的事情

2017年6月27日,香港维多利亚港周边建筑上打出庆祝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的标语。

本文作者张国庆系原商务部驻上海特派员,香港回归时任新华社香港分社经济部一处处长,谨以此文纪念香港回归祖国二十周年

【摘录】

(1997年)6月30日晚上快要进入主会场时,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前方跟车人员突然向我们报告,乗载中央代表团的车辆还没有拿到“禁区纸”(内地叫通行证),眼看晚上10点钟就要开始进场,当时已是9点了,真是十分火急!

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那些开大巴的司机是香港人,按理说对香港应该是很熟悉的,所以我们没有组织这种演练。结果有一个司机,因为长期开两地车,竟然在到参加外交部特派员公署开署仪式的路上迷了路。

当回归庆典活动圆满结束后,隧道管理公司给分社送来一个照会,说是我们代表团的车辆在过红磡隧道时,没有交费,还提供了未交费车辆的照片。照会中还特别强调:国家领导人在香港表示过,就是他在香港,也要遵守香港的法律。

亲历者回忆香港回归鲜为人知的事情

【正文】

人生最难忘的经历,莫过于重大历史事件在你脑海中镌刻的记忆。如果你还能够在这个重大历史事件中,做点有益的工作,贡献点自己的力量,那将会留下非常美好的印迹,并将深深地影响你的一生!

今天,我们迎来了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的纪念日子。回想当年,我作为香港回归庆典活动的中方车辆总调度,悠悠往事,风起云涌般扑面而来……

亲历者回忆香港回归鲜为人知的事情

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

1

至今还记得,离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还不到一个月的时候,时任新华社香港分社经济部部长的陈克强同志突然找我谈话。他告诉我说:分社一直在寻找能够担任回归庆典活动车辆总调度的合适人选。之前找过一个同志,但他觉得自己组织能力有限,无法胜任,怕完成不了这么复杂重大的任务而负不起责任,多次提出希望组织上能够选派比他更胜任此项工作的同志来承担。分社已经先后考虑了几个人,最后还是与我们经济部商量,希望你能考虑一下!

眼看离香港回归不足一个月了,时间已经很紧了!而我又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大型活动、承担过这样的工作,有的也只是动员过我们香港中资企业对内地水灾、地震的捐款。心里确实没底,我回复领导说,容我考虑一下。

第二天,我向领导表示:我可以接受这个任务,同时希望组织上尽可能帮助我解决以下工作条件:1.容我寻找合适人选,组成一个车辆总调度工作小组;2.在后勤上,只要是合理要求,望对我们的工作予以全力保障。陈克强同志向有关领导反映后,时任分社行财部副部长的王锡清同志明确表态,将给予我们全力支持。就这样,我当上了车辆总调度。

亲历者回忆香港回归鲜为人知的事情

2

车辆总调度工作小组的成立,连我总共三位同志。我只挑了一位同事,同处的吕继增同志作为我的助手。他时任我们分社经济部一处副处长,责任心强,工作细致,做事认真,考虑问题周到。另一位由分社行财部推荐,是时任行财部副处长锺诚同志,他为工作小组提供和落实后勤保障,并负责与行财部的直接沟通联系。

吕继增同志接受任务后,随即进入了紧张的工作状态。首先,必须对我们调集过来的所有车辆进行摸底排查;其次,必须对所有的车辆登记造表:车牌号、车型、调自何方哪个单位、驾驶员姓名,并安排跟车人员,等等。

当时,新华社香港分社作为中央的派出工作机构,不是一级政府,不具行政职能,也没有可供直接调配的资源,所征集而来参加回归活动的车辆,来自多个方面:1.我驻港中资企业;2.深圳市政府;3.港英当局后来提供的。其中,20辆大巴主要由当时经营两地旅游的广东旅游公司和香港中旅集团分别各提供10辆;10辆中巴由深圳市政府提供;小轿车分别来自我驻港中资企业的20辆和港英当局后来提供的20辆。经过紧张的工作,我们终于把有关车辆调度的整个数据系统建立起来了……

亲历者回忆香港回归鲜为人知的事情

近日,维港举行龙舟嘉年华庆祝香港回归20周年。

3

深圳市政府为了支援香港回归庆典活动,经中央有关部门批准后进口了10辆中巴,车辆座位在16-20座之间。当时,进口汽车是件不容易的事,要有指标,需要申领进口许可证。好不容易有这样的指标,大家一定会往大的挑,深圳市也不例外。但没想到的问题发生了,因为根据香港相关规定,经批准来往于香港、内地的公务车,只能在16座以下。而对公务车的优惠待遇是,所乗坐人员过关入境时,由专人办护照检验即可,不必每人下车过关,海关和边检只是随机抽验,公务车是否遵守规定由所在单位负全责。但超出16座以上的就不能享受此类待遇,只能按旅行车的监管来对待,乗客必须下车,一个个接受边检和海关的入境检验。

根据当时的车辆安排,10辆中巴由中央代表团乗坐,中央代表团成员包括中央各部委办的部长、主任们;20辆大巴安排内地观礼团乗坐,内地观礼团成员主要由内地各省市主要领导和参与过香港工作的老同志组成。深圳市提供的这10辆中巴,任务特殊,责任重大,如果不能享受免检待遇,不仅进入香港时手续烦琐,而且有损国家的尊严。这倒给我们提了个醒:内地观礼团所乗坐的那20辆大巴,也必须具备同样的免检待遇。时任新华社香港分社办公厅副主任的刘克全同志负责活动的外事工作,他带领工作小组与港英当局进行了多次磋商,才圆满解决了这一问题。

此外,关于中央代表团和内地观礼团成员进出香港的签注问题,也不能每辆车都派个人下来办证,必须保证参加回归活动的中方车辆畅通无阻地通关入境。事先就需要把证件签注办好,每个环节都要非常细心,稍有差错,都会影响到每个人以后的出行。这几百号人的证件办理,庞大的工作量,如何做到不出差错?由于“人”事不属于我们“车”事,究竟相关责任人如何完成的,其间甘苦只有他们自知了!

亲历者回忆香港回归鲜为人知的事情

4

经过努力,车辆调度系统是建立起来了,但如何使它运转有效、保障有力、调度畅通?为此,一方面,我们加紧了同回归庆典活动指挥部的工作对接,如活动日程、车辆安排等;另一方面,我们需要打通与司机们的联系通道。我们提出给每个参加活动的司机都配手机,不论来自哪方面,也不管是由我们、还是由中资企业提供,都必须做到。当时使用手机并不像现在这样普遍和流行,价格也比较昂贵,一下子要配备这么多手机,包括入网,费用不少,也很不容易。但经过多方努力,最后还是很快办成了。

仅仅这些还是不够的。离回归不到十天的时候,我向分社办公厅提出,希望由办公厅出面召开一次由全体司机参加的会议,就回归庆典活动的有关事项进行一次全面动员,让大家尽快进入临战状态。会议在办公厅副主任刘克全同志亲自主持并作动员后,由我对这些香港司机们提出几点具体要求:1.能够亲身参加回归,是我们作为中华民族一份子的骄傲,希望大家尽职尽责;2.大家是我们充分信任的人,希望恪尽职守,全身心投入并努力完成好此次任务;3.配发的手机,从现在起到工作结束,要求每天24小时开机,我们将随时抽查;4.如果有什么问题,要及时反映,让我们及时解决。

令人欣慰的是,这些香港司机们非常敬业,基本上按我们的要求,一一认真去做,并认真完成了各项任务。

亲历者回忆香港回归鲜为人知的事情

1997年,香港回归,的士司机在车顶放置紫荆花旗。

5

车辆的安全问题,是保证回归庆典活动行动安全的重中之重!由于涉及两地的车辆进出问题,我们到深圳与市政府进行了沟通。按照计划,在7月1日香港回归的前几天,20辆大巴和10辆中巴将在深圳集中,届时中央代表团和内地观礼团及其随行人员将通过皇岗口岸进入香港。安全保卫工作怎样落实?深圳市政府专职负责的副秘书长告诉我们:深圳市将会安排所有车辆统一停放在一个停车场,每辆车将进行全面的安全检查,并全部由武警战士警卫。

可是这些车辆开到香港以后呢?香港市区楼宇拥挤,寸土寸金,我们去哪儿找这么大的集中停放的停车场呢?怎样才能做好车辆在香港的安保工作?我们与负责安保的同志反复商量,并报总指挥部同意,最后做出如下决定:从广旅和中旅调集来的那20辆大巴,仍然分别停在他们公司原有的停车场。在香港回归活动期间,安全问题由这两家中资企业选派政治可靠、责任心强的公司员工,24小时值守,同时我们负责安保的同志与香港警方联系,要求他们派出警力负责警戒。深圳来的10辆中巴,就地停在中央代表团驻地的海逸酒店停车场,由中央代表团的警卫人员和我们的工作人员负责值守。20辆中资企业调集过来的小轿车,停放在华润大厦的地库停车场,由华润集团负责安全。

这些工作,一一落实到位,专人负责,各尽其所。

亲历者回忆香港回归鲜为人知的事情

1997年,7月1日,驻港部队进入香港

6

香港回归前,负责管治香港的仍然是港英当局,其运输署是负责车辆交通的管理部门。他们通知我们:为了赞助香港回归活动,德国奔驰公司提供了40辆全新的黑色奔驰轿车,回归活动使用完后,由香港政府免其落地税在香港就地销售。运输署拟给中英双方各分配20辆,询问我方是否接受?他们还怕中方觉得有负担和麻烦,进一步告诉我们:活动期间,这些车辆全部由中方随时调配。所派驾驶员,全部是公务员系列管理,随叫随到,不收取任何小费,违者处罚;遇有过路、车场停靠产生的费用,全部由港英政府方面支出;另外,还特地告诉我们,那些司机都表示,他们很乐意为中方服务,如果有机会为国家领导人开车,将是他们一生的最大荣幸!

他们热情可嘉,我们怎么办?接受还是不接受?我们不知道在保证主要活动用车外,还会需要多少车辆?有总比没有好吧?研究后,我们最终还是接受了这20辆奔驰轿车。至于他们提出为国家领导人服务的问题,由于我们无法对这些司机的可靠性进行安全资格审查,自然也无法让他们接待两个代表团的成员。这是一件憾事,但港方提供的这些车辆,最终还是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为回归活动贡献了力量

亲历者回忆香港回归鲜为人知的事情

7

在庆典活动中央指挥部的统一指导下,香港回归庆典活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但在630日晚上快要进入主会场时,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前方跟车人员突然向我们报告,乗载中央代表团的车辆还没有拿到禁区纸(内地叫通行证),眼看晚上10点钟就要开始进场,当时已是9点了,真是十分火急!我们急忙通知前方的同志,马上与港方交涉,尽快将“禁区纸”发放给我方。前方的同志在关键时刻还是发挥了关键作用,使我方车辆最终能够“万无一失”、准时地进入了会场。

在那迎接回归前的日日夜夜,我们少眠多虑、废寝忘食,方案做了一个又一个,可能的问题想了一遍又一遍。但正式进入回归庆典活动的过程后,我们的车辆调度工作却出奇的平静,除了零星需要安排小车外,几乎无需我们再操什么心了。这正应验了一句话:“千思百虑操心事,一到桥头自然直。”

之所以这么顺利,是由于每一个参加回归庆典活动的工作人员的高度自觉和责任担当!当时,新华社香港分社给为两个代表团服务的车辆都派了跟车员,这些同志以高度的责任感,努力与付出,自觉地发挥着齿轮和螺丝钉的作用,确保每一个环节准确高效地运作,这是团队的精神,也是奉献的力量!它保证了香港回归祖国庆典活动的顺利进行……

亲历者回忆香港回归鲜为人知的事情

2017年6月27日,香港维多利亚港周边建筑上打出庆祝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的标语。

8

但“智者千虑”,也“必有一失”,一个方案设想得再完美,一到具体运作中,总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我们也没有做到完美无缺。有两件事至今深深留在我的脑海里:

第一件事是,在香港回归前,深圳调集的10辆中巴,因为都是深圳司机,所以他们曾先期多次进入香港进行演练,熟悉了香港街区的路线。而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那些开大巴的司机是香港人,按理说对香港应该是很熟悉的,所以我们没有组织这种演练。结果有一个司机,因为长期开两地车,竟然在到参加外交部特派员公署开署仪式的路上迷了路。好在跟车的高文宽同志(时任分社经济部二处处长)急中生智,请一个出租车司机开车带路,这才让大家顺利到达而没有耽误活动。

另一件事更令人难忘,当回归庆典活动圆满结束后,我们正深深地沉浸在香港回归祖国的喜悦中……一天,我们分社司机班班长告诉我:你们在车辆调度时,忘了向香港隧道管理公司提供一个备忘录,告诉他们,我方参加庆典活动过隧道的车辆,会在活动结束后一并向他们交费。结果隧道管理公司给分社送来一个照会,说是我们代表团的车辆在过红磡隧道时,没有交费,还提供了未交费车辆的照片。照会中还特别强调:国家领导人在香港表示过,就是他在香港,也要遵守香港的法律。他们香港隧道管理公司是公众公司,收费受到法律的保护和公众的监督,希望我们能补交这笔费用。这位班长还告诉我,这笔费用,分社已经补交了,处理完毕了。分析起来,也许是我们忙得不可开交,没有想起这件事,也许我们还以为这是在内地搞大型活动,会一路绿灯,免费通行,不会有交费一说。这使我想起同事讲的一个故事:他因为长时间在内地出差,宿舍水表显示欠1元港币的水费,结果香港水务署连续两个月发来催款函,通知他交这1元钱。他深有感触地对我说:他们可以花10元寄信函来催我交这1元港币,这就是香港啊!

这就是香港。我们需要深入了解和理解它,并对这种强烈的法律意识予以高度的尊重。

在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的日子里,我们衷心祝愿香港在“一国两制”的伟大实践中,为国家的繁荣富强作出更大的贡献!

注:文中注明身份的,基本上都是当时新华社香港分社的工作人员。

据东方文化杂志社,感谢作者授权一条财经刊刊发本文)

相关评论